您的位置: 商州信息网 > 星座

长恨来迟 第二百三十九章、公子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7:50

长恨来迟 第二百三十九章、公子

随着女子的面庞抬起,那群人也终是看清了面前女子的容貌,不过只是一眼的功夫,便足以让他们震惊在原地。

本以为,这两仪谷中的柳花魁已是最为美艳的人了,可今日,见到卫絮,却是足以让他们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微眯着的眸子扫视过面前的众人,心头已是落下了一些了然,眸子重又恢复了一片正常的样貌,拂过头发的手状似娇羞的模样再次勾了勾头发。

唇边漾开一抹清爽的笑意,女子眉头灵动地轻挑了挑,冲着面前的所有人笑了笑:“各位,可是有何事?”

一颦一笑一动间,女子的神态没有丝毫的媚然之意

,却是足以勾住人的心魂。

围住卫絮的众人,似是看呆了一般,愣愣地望着卫絮,竟是忘掉了自己本该说的所有的话。

停顿了片刻,见人群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卫絮唇边的笑意越显浓郁,眉头俏皮地动了动,一个侧步,已然向着人群最薄弱的地方而去,打算就此离开。

“如此娇艳的美人,在两仪谷,倒也是第一次见呢~”

不待卫絮的步子迈出第二步,一道阴阳不定的声音,已是从人群的后头,悠悠然传入了卫絮的耳中。

步子停住,卫絮并未回身,不过侧过眸子,看向了从人群让开的方向缓缓走圈内的人。

一个,模样阴柔至极的男子?

看到那人的一瞬间,卫絮竟是无法判断出,这人,究竟是男还是女。

说是男子,因为那人长着一张明显棱角分明的男子面庞,可若是女子,便是因为那人的打扮,竟是恍若女子一般,一身火红衣裙,长发披散,煞有一番别样的风味。

卫絮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暗抽了抽。

侧着的眼眸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卫絮撤开了步子,转过身子,正对着了那人的方向。

随着那人离卫絮越发近,卫絮终是做出了判断,这是个,男子。

纵然这男子穿着一身衣裙,束着女子的发髻,更是佩戴了两个极为细小的耳坠,可卫絮还是一眼看见了那走近男子的脖颈处,那极为明显的喉结。

身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颤,卫絮的眸子眨了眨,再三扫看过那男子,末了,脚步不退反进,迎上了男子的方向。

“长得再美艳,又哪里比得过阁下呢?”

卫絮不知晓这群人围住自己的意义何在,可她知晓的是,如今的自己,怕是三界中都寻不出一个相当的低手,对于面前的这群人,她并不害怕。

本想着,避开这两仪谷中的所有事情,尽快赶去魔界,将所有的事情办好,可卫絮丝毫没有想到,这刚从阳门出来,便遇上了这样的事情。

既然走不掉,那便,留下来好好演戏便是咯。

被卫絮言语戏弄,男子并未有任何的恼火之意,看着站在了自己面前的女子,阴柔的眉眼上没有丝毫的厉稔之气,可脱口而出的话音却是字字带着芒刺:

“小美人倒是口齿伶俐~”

缓缓摇了摇头,卫絮的上齿轻轻咬了咬自己的下唇,笑意上满是不置可否的模样:“哪里哪里,在下不过说了一句实话罢了。”

言语落下,卫絮抬了手,轻轻拂过自己耳上的细线耳穗,余光看过那依旧围着自己的众人,要尽快离开的心情反倒是放了下来。

此刻,她的好奇心倒是被勾了起来,卫絮倒是真想看看,这两仪谷的人,有些什么不同的地方。

“瞧小美人穿得如此周正,怕是仙界中,大户人家的吧?”阴柔男子的面色依旧带着浅浅的笑意,眼眸垂下些许,望着女子那坦然的面庞。

倒真的是美人一个。

心头暗念了一句,阴柔男子却是并未在面上表现出来,依旧笑眯眯地看着女子。

这番,倒是轮到卫絮心头好奇加深了,垂眼望了望自己的身上那简简单单的一身白衣,卫絮挑出一个高低眉,望看向男子:“所以呢?”

眼眸笑成了狐狸眼,男子的嗓音依旧如低沉的女声一般:“所以,小美人身上,定是有好些值钱的物件吧?”

这一次,卫絮真的是彻底愣住了,高低眉一个收回,女子的眉心紧蹙着,望着男子,并未出声。

“看在我们这么多人,小美人不若拿些值钱的物件出来?我们也好,早些放小美人出行。”

阴柔的声音松松散散出口,同这男子的装扮却也是极为般配。

卫絮紧蹙的眉头,在听到男子的这句话后,陡然一个舒展开,视线余光瞥看过那又一次围上来的众人。

末了,眸子异怪地冲着男子眨巴了好几下,卫絮的声音带着些许的不确定:“你们这是……”

“打劫……?”

打劫两字出口,周遭,一片安静。

围上来的人群,笑眯眯却又是极为僵硬的男子,以及,神色悠然的卫絮。

没有人发出声音,整个气氛,尴尬却又寂静。

良久后,男子似是被女子看得极为不自在,抿了抿唇,步子撤开了一步,笑意凉凉:“小美人怕是弄错了,我们怎么会做出打劫那等……”

“不是打劫?那就是乞讨咯?”

卫絮的声音没有任何的遮掩,泛着极近的取笑,重重地打断了男子的话音。

这一次,男子面上那笑眯眯的神色终是完全僵住,旋即,似是裂开了一条缝隙,透出了万般尴尬的气息。

等了半刻的功夫,见男子也好,人群也好,皆是没有人再说话,卫絮抿了抿唇,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耸了耸肩头,脚步再无犹豫,一个转身便往人群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落了话:

“打劫也好,乞讨也罢,我呢,没钱。”

“你们啊,找别人去吧。”

说话间,卫絮的手已是极为容易地推开了那挡在自己面前的两个男子,脚步悠悠然,往远处走去。

直至卫絮走出去足足三四里地的距离,本是围住女子的人群终是涌向了男子的方向:“公子,我们是不是……打劫又失败了啊……”

23

济南血管瘤医院坐车怎么去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要多少钱
济南血管瘤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济南血管瘤医院怎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