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州信息网 > 体育

张大千惊才绝艳图再现拍场

发布时间:2019-09-19 06:11:50

  张大千《惊才绝艳图》再现拍场

  张大千《惊才绝艳图》

  去年春拍,中国嘉德在夜场拍卖曾经推出全场焦点拍品张大千的《红拂女》,此标的以950万元起拍,随后买家直接叫价至3000万元,经过数轮激烈竞价,最终以7130万元高价成交,成为弱市拍场中的一抹亮色。

  今年秋拍,香港苏富比的焦点拍品亦让人瞠目,张大千作于1943年的《惊才绝艳》图以估价待询的方式推出。

  据资料显示,此幅《惊才绝艳》图作于1953年,曾在1956年巴黎近代美术馆举办的“张大千画展”中展出。1997年于上海朵云轩秋拍进入拍场,时值东南亚金融危机之时,刚进入艺术品拍卖市场不久的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也受到不小的冲击,然而这件拍品依旧以110万元成交,为当时的艺术品市场增添了一份信心。

  4年后的2001年,这件拍品又以200至300万港元的估价在香港苏富比秋拍中出现,经过几十个回合的竞争,最后以466.47万港元成交,创造了当时张大千人物绘画的市场最高价。

  时隔13年之后,今年秋拍此图再次上拍,又以“估价待询”的方式推出,令市场充满期待。

  从画面上看,此幅《惊才绝艳》图与去年中国嘉德夜场焦点拍品《红拂女》非常相似,都是张大千用唐代仕女画法描述的《虬髯客传》中红拂女形象,题诗也雷同。构图上唯一差别在于《红拂女》缺少右上方的“惊才绝艳———此四字惟红拂女足以当之”的题写;而《红拂女》写于金笺上,《惊才绝艳》则写于宣纸上。

  “这是一稿两本的现象,”苏富比中国书画部主管张超群介绍说,“《红拂女》创作于1944年,而《惊才绝艳》图则创作于1953年,市场上应该没有第三幅同题材的作品。前者是张大千在到敦煌后,把壁画的影响直接放到作品上;而1953年的作品,是经过张大千自己修正和改善后,完全形成了自己的创作方法。”

  “细究来看,《惊才绝艳》图衣服装饰亦化繁为简,如衣裙转作素净,下摆的花边以浅绛取代重彩。人物开脸变动极微,只是本幅红拂女的脸庞较修长清秀,双瞳注视前方而非斜瞟左侧。”张超群说。

  事实上,1940年代初,张大千远涉西北,在敦煌石窟临摹三年,留下不少画稿粉本。而在张大千的众多题材绘画中,仕女画无疑是最受藏家们追捧的门类,学界也将其仕女画分为三个阶段:上世纪40年代之前以临摹明清大师作品为主的称为第一阶段,1941年其远赴敦煌莫高窟临摹壁画的四五年称为第二阶段,第三阶段为50年代以后,此时的张大千仕女画从敦煌壁画中汲取灵感,将敦煌唐风和明清风格结合,此时,其仕女画也逐渐走向成熟。

  作为承上启下的第二个阶段,也是张大千绘画生涯的一大转折点。在临摹了数百幅敦煌壁画后,张大千深刻领会了唐五代人物画的精髓,更领会了中国中古时期人物画用笔设色的特征,使得大千先生的人物画在短短的三年之间,向前跨了一大步。

  而从市场角度而言,时隔一年,市场对于高端拍品的追逐已经越来越趋向理性。今年春拍,苏富比成交价达千万以上的书画作品,仅有5幅,其中两幅为张大千作品。而在去年同期,两幅张大千作品进入张大千作品历史成交价前十位,分别是在内地嘉德以7130万元人民币成交的《红拂女》和香港佳士得以8051万港元成交的《荷塘野趣》。因此,此幅《惊才绝艳》图的走势颇为引人瞩目。

  除此幅作品以外,继香港苏富比春拍鸡缸杯刷新中国瓷器拍卖价格纪录后,此次秋拍中,香港苏富比瓷器板块的最大亮点则是乾隆御制粉青釉浮雕龙纹罐。

  据了解,此“龙纹罐”所呈形制、雕工、釉色、纹样,皆为乾隆时期的经典作品,目前已知在市场上流通的同类型瓷器仅此一件。其曾于1971年首次露面拍卖行,而后于1988年再次易主;此次上拍由放山居提供,属26年后再现拍场。

  谈及其珍贵程度,香港苏富比中国艺术部专家沈恩文说,“乾隆时期对于制瓷的要求素来最甚,而同时期与其他瓷器相比,这件拍品的纹饰是少见的浮雕,器身表面凹凸有致,在瓷器领域实属罕见”。

  据了解,今年秋拍将呈现3100余件拍品,涵盖中国瓷器及工艺品、中国书画、当代文人艺术、二十世纪中国艺术等诸多门类,总估价约21亿港元。

恐怖笑话
电商
个旧旅游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