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州信息网 > 体育

邪教成人类公敌世界各国打击邪教从不手软

发布时间:2019-10-09 14:50:20

邪教成人类公敌 世界各国打击邪教从不手软

邪教,披着传统宗教的外衣,却行着控制信徒、残害生灵的卑劣行径。施暴、谋财、害命,各式邪教的累累罪行给世界敲响了警钟。地点不同,时代不同,教义不同,但对生命的伤害却惊人相似。面对或多或少的邪教组织,世界各国强力打击、绝不手软的立场是一致的。虽然自称强大无比,但历史证明,所有邪教都必定受到毫不留情的打击。

各色邪教,人类公敌

邪教反人类,危害社会。在不少国家和地区,各色邪教组织也不鲜见。美国历史上多次发生与邪教有关的极端案例。吉姆·琼斯于上世纪50年代创立了人民圣殿教。至上世纪70年代,该教已在加利福尼亚州有了10余个活动地点。1978年11月18日,琼斯胁迫信徒集体自杀,致900多人死亡。起源于上世纪30年代的大卫教派是美国另一邪教组织,该组织大量储存军火,下令信众接受军事训练。在与美国执法部门交火中,酿成82名教徒死亡的“韦科事件”。

俄罗斯的反邪教任务也不轻松。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许多民众经历了信仰危机,一时间俄罗斯成为许多邪教组织容身之地。除了本土邪教生根发芽,国外邪教也不断渗入。在高峰期俄罗斯境内的邪教组织有近百个,信徒达上百万人。许多邪教在传教中加入反政府、反社会、分裂国家等歪理邪说,号召以杀人、爆炸等恐怖活动实现其不可告人的政治阴谋。

而在日本,奥姆真理教就是邪教的代名词。1995年3月20日,在奥姆真理教创始人麻原彰晃指使下,该邪教成员在东京多条地铁施放沙林毒气,致13人死亡,6000余人受伤。

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会长洪在喆表示,韩国现今从新教派生出的异教、邪教约100多个,信徒多达150万到200万人。这些异端宗教、邪教,一是控制信徒,实施暴力、恐吓、胁迫、杀人等犯罪行为;二是组织信徒非法榨取财物,并以末日论等错误教理对信徒进行引导。

南非近些年也出现了一些邪教组织的极端案例,比如“诺亚方舟”、“马伊团体”,给南非社会造成很大影响。邪教形成的原因包括不被家人或教会接受,对世界秩序的幻觉,社会不安全感等。南非“24”站此前报道,南非约翰内斯堡一名14岁少年听信邪教,手持利斧,砍死祖母、母亲及弟妹4名亲人,凶手还喝下了妹妹的鲜血。

严格立法,密切监控

世界各国都在密切监控和治理危害社会的邪教组织,采取多重措施,对邪教组织从严惩治,包括制定法律、成立打击机构等。比利时是反邪教立法较早的欧洲国家,在1998年颁布的法律中就界定了邪教的概念:“任何从事违法的,造成损害的,危害个人或社会或侵犯个人尊严活动的哲学性或宗教性或自称具有此类性质的团体。”

美国对邪教的打击界定主要是看其是否违反刑事法律,违法者依法遭到指控、审判及处罚。

面对严峻的形势,俄政府从立法等层面严厉打击邪教组织。1997年俄国家杜马通过《有关道德宗教权利和宗教结社》的联邦级法律,规定部分宗教组织只有在成立15年后才能获得国家承认并开展宗教活动。

欧洲宗派研究和信息中心联合会负责人格利斯·弗德利赫表示,邪教与宗教有着严格的界线,邪教在组织架构上带有极权性质,推崇个人崇拜,将教主的个人意志强加于人,损害个人自身价值。邪教组织通常显示出两面性:表面上他们似乎是安全的,而实质却是压倒性的邪恶。欧洲各国在对待具有破坏性的邪教组织方面应达成更多共识。

南非打击邪教法律依据是宪法中的人权法案。宪法中的人权法案第五条规定宗教信仰自由和政教分离原则。南非大学政治系教授德克对本报说,邪教成员狂热追随领袖,采用极端仪式,承诺采用暴力或重伤其成员,提倡暴力自杀,甚至杀死家庭成员。各国应该通过立法和打击遏制邪教的发展。

铁腕打击,坚决铲除

世界各国都不得不面对或多或少的邪教组织,但强力打击、绝不手软的立场和态度都是一致的。

为及时掌握邪教组织的活动情况,比利时联邦议会和地区议会均成立了反邪教调查委员会,各级政府也都有专门负责反邪教的部门。国家安全局设立了专门对付邪教的“防范公众恐怖处”,专门监控邪教动向,搜集其违法犯罪证据,及时打掉扰乱社会秩序、造成社会危害的邪教组织。

美国坚持对国内邪教依法进行严厉打击。在“韦科事件”中,执法部门出动了军用直升机、装甲车等重型军事装备。1999年10月20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发布题为《米吉多项目》的报告。这一报告对一些邪教组织和个人在2000年到来之际发动极端犯罪活动的可能性发出警告,要求严厉打击。

除了从立法上进行防范,从执法上持续打击外,俄罗斯各媒体和宗教组织也积极加入宣传活动,号召民众认清邪教本质,与其划清界限。在各方的有力配合下,俄打击邪教取得了一定成果。

日本对奥姆真理教的打击主要分为三个层面。第一,民众自发组织各种阻止奥姆真理教的活动。第二,地方政府建立联合协商机制。第三,警方加强警戒。在奥姆真理教活动地区24小时巡逻、警戒。

对于应如何打击和防范邪教的传播和扩散,韩国异教被害对策联盟主席郑东锡呼吁,国家层面上,司法当局和行政当局应针对邪教制定相关法律法规。

德克认为,要打击和铲除邪教,需要包括南非政府在内的综合力量干预,内政部需要加强对所有宗教团体或运动的监督,南非人权委员会要加大对违反人权的宗教团体惩罚力度。南非大学实践神学系前主任杰克斯·特赫容表示,只要邪教组织出现任何危害社会或他人的行径,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格制裁。

原标题:邪教成人类公敌世界各国打击邪教从不手软

稿源:环球

作者:朱马烈

临沧治疗龟头炎费用
潍坊治疗宫颈炎方法
潮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临沧治疗龟头炎医院
潍坊治疗宫颈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