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州信息网 > 科技

魔纹道 第六章-天魔学院大魔斗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9:29

魔纹道 第六章:天魔学院大魔斗

“父亲,你不觉得xiǎo玲和他们两个走的这么近不会有什么问题吗

,夜湮玲道:“哎呀,你们别吵了,xiǎo结巴,你要是喂我我也照样喝呀。我们还是説説昨晚发生的事吧。”

我懒洋洋的道:“有什么好説的,反正你跟你姐姐都没事,剩下的事就交给大人们去负责好了。”

“哎呀,你别这样,好歹也多关心一下救我的那个神秘人啊,听姐姐説,他有一头很长的蓝色头发,跟你的差不多吧,但是人比你高多了,也比你好看很多。所以我怀疑,就是四年前我遇上的那个人。”

“你説的是当年你跟我们讲过,你暗恋的那个?”

“嘘,xiǎo结巴你xiǎo声diǎn,这事除了你们两个我谁都没説的。哎,xiǎo呆,你也别老是发呆呀,快帮我分析分析,是不是那个人啊。”

我答道:“我又没见过,怎么知道?再説你也只不过是四年前见过他一次而已,当时他也只不过十来岁,四年的时间对于一个身体正在发育的人来説,变化是相当大的。”

xiǎo玲兴奋道:“你这么説也就是觉得有可能是那个人了,xiǎo结巴,你説説会不会。”

“我啊,如果要我説实话,我觉得根本不可能。”

xiǎo玲可怜的问道:“为什么?”

“你不也説过吗,当年见他的时候他也不过才十来岁,四年后的今天他dǐng多二十左右,你觉得这样的年纪能抬手就瞬发出破魔吗?不要説抬手瞬发破魔了,就是吟唱咒文能用出破魔的人,整个魔门都找不出几个来。”

“你説的也是,虽然当时见他的时候他真的好厉害,但确实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所以救你的人肯定是一个年纪很大的绝世强者,会不会是你的外公啊。”説完,xiǎo结巴看着我。

我説道:“不可能,第一我外公,也没这个实力。第二,就算是他,也不可能不被你姐姐认出来,更不会救了你们之后就不露面了。”

“那这么説来,可能是我想多了。”夜湮玲失望道。

我看着她,把最后一勺汤送到她嘴前,説道:“你也别想这么多了,如果你们真有缘分,将来一定会见面的,而且你还xiǎo,现在最主要的是把实力提升上去,你不也説过吗,他很厉害,你要是太逊,怎么跟他走到一块啊。”

夜湮玲听到这,眼睛里露出异样的光彩:“你説的对,我现在最要紧的是好好修炼,好了,你们俩快回去吧,别妨碍我好好努力。”

‘我倒’,听到这话,我跟罗康结差diǎn没气死,好心来看她竟然刚坐没多久就被赶走。我今天又明白了一个道理:花痴的力量是无法让人想象的。

看着她处于憧憬的幻想中,我也不再多留:“那你好好休息吧,xiǎo黑,送我回家。”

回到天魔宫,我没有多留罗康结玩一会,他也没打算逗留,直接架起破日云霄椅回了血幽冥。

“怎么样,那两姐妹伤的重不重。”罗康结刚走,夏无凌就从大门前走了出来。

我看着她,问道:“你在门前等了很久吗?”

“刚到,对了,老爷子他们已经回来了,嘱咐我看到你就叫你马上到他的房间里去。不过你一天都没吃东西,要不要先吃diǎn什么在去?”

“不用了,我还是直接去吧。”“你今天为什么不抱怨了?”“抱怨什么?”“如果是平时,你总会説‘准是些鸡毛蒜皮的xiǎo事,老问我这个那个的’之类的话。”

我叹了口气,道:“无凌姐姐,我在想,我如果我今后想做一些与现在的我完全不同的事,你会支持我吗?”

她笑了笑,笑的很美、很温柔,走到我身前,伸出手,替我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我是你的盾、你的剑,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会毫无保留的支持你。”

我紧紧的抓住这只手搭在脸上,暖暖的触感回荡在心头:“走吧,我们去老爷子那。”

“我就不去了,除了老爷子在,还有你的外公。”

我皱了皱眉,暗想怎么外公也来了。

到了门前,我直接推开门,见爷爷和外公正在悠闲的下棋。我问:“两个老头子,叫我来干嘛?”

他们竟然跟我玩沉默,继续下棋,我xiǎo脸一股,掉头就走。

“回来。”爷爷叫道。

这招还真管用,我又回头,抬了张凳子在他们面前坐了下来。

外公看着很年轻,实际上已经两百多岁了,是现任魔门中的第一高手。在这世上,普通人的寿命平均为一百,修炼之人修为越是高深,寿命就越是长寿,以我外公这等修为,起码能活到六百岁。此时他手执白子,正要落子,我一看他要落子的地方暗叫不妙,整个棋局已被黑棋围困,唯一的出口在左上角,可外公却偏偏要从中心切断白棋之间的联系,搞不懂他是什么思路。

外公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在左上角打围才对?”

我diǎn了diǎn头,道:“这是你唯一的出路。”

“是吗?”外公説了这两个后,不再理我。至于爷爷,也没有在説话,专心下他们的棋。

我知道他们现在无论有什么话对我説也要把这盘棋下完,索性就坐在那看着,但是越看越困,不知过了多久,当我的眼睛再次清醒时,发现黑棋已经没有一块活棋,全部被白棋封杀。

“分割包围,无聊透dǐng。”我评价道。

外公教训道:“你一个孩子懂什么,不这么下,根本下不出我伊天翼的风格。”

爷爷到是大笑:“我的好孙子,你终于看清楚你外公的特色了吧,做什么都要把他‘棘围锁院’的名号打出来。”

“唉唉唉,你们要闹一会再闹,我可不是专门让你们叫来看棋的,有事现在就快説。”

“两个事情:第一,昨晚伏击夜湮姐妹的事情,我们七大世家的领层人物都去现场仔细的查探过,被杀掉的九个黑衣人身份都无从考证,无法确定是哪个势力所为;第二,因为新发掘的那处矿脉,我们决定以七煞世家年轻一辈弟子的对决来决定矿脉的最后归属,时间定在入冬十一月七日那天,地diǎn在天魔学院的魔斗场。”

“那不正好,年轻一辈嘛,让父亲和母亲去就行了,他俩的实力应该没问题。”

“你这家伙,我们説的年轻一辈指的是你这一辈。”爷爷笑骂道。

“哦,这种事啊。可是你们跟我説也没用啊!”我无奈道。

外公道:“我们也知道没用,可是你爹爹妈妈却让我们两个老家伙头疼了。一个劲儿的怪我们从xiǎo把你宠坏了,搞的你现在一无是处,咋们两家就只剩你一个人了,你爹爹妈妈见我们把你培养成这样,能不着急吗?”

我侧过头,説道:“那是你们的事,要不随便找两个人上去凑数,再不行就弃权,反正我们家也不缺这diǎn灵矿。”

“是不缺,可是这关心到我们天魔宫和天凤舞的名誉呀,魔音谷的音律兄妹、鬼蜮的东方南和东方北、血幽冥的罗康南和罗康乐、万毒山庄的‘血雾双骄’以及阴月门的无双鬼和夜湮桀。到了我们天凤舞和天魔宫却连一个上的了台面的弟子都拿不出来,真够悲剧的。”爷爷説道这,竟然可怜兮兮的望着我。

“你别看着我,反正我去也是打秋风,夏无凌实力不错,你们都是知道的,让她去吧。”説完这句话,我赶紧闪人,哎,真搞不懂他们两个怎么想的,一大把年纪了,还为这些名利争来争去。

此时房内两个外表都不算老的老人相互凝视一眼,露出傻傻的奸笑。

吉林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辽宁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安阳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吉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沈阳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