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州信息网 > 美食

江苏泗洪全民放贷崩盘后是民众暴力追债

发布时间:2019-11-14 18:07:59

江苏泗洪:“全民放贷”崩盘后是民众暴力追债

就像一个胀满气的气球,针一扎就破了。江苏泗洪县,村民们形容当地高利贷的泡沫。前段时间,在高息诱惑下,泗洪出现全民放高利贷的状况。高息高收入,一时间,泗洪街头宝马、奔驰车云集。新华消息,据新京报报道,就像一个胀满气的气球,针一扎就破了。江苏泗洪县,村民们形容当地高利贷的泡沫。前段时间,在高息诱惑下,泗洪出现全民放高利贷的状况,甚至一些公职人员参与其中。高息高收入,一时间,泗洪街头宝马、奔驰车云集。

数月后,借贷大户失踪,停止付息,高利贷市场随即崩盘。当地银行人士认为,这是中央财政银根紧缩背景下,当地政府缺乏监管和防范,出现的大范围高利贷风潮。事件发生后,泗洪县成立突发应急处置小组试图化解风波。放贷者们则惶惶然等待或以自己的方式追讨贷款。

有人数钱数一晚上。7月17日,张然(化名)在介绍高利贷上家时说,用点钞机,一晚上数钱能数3000多万。

人们都疯了。张然说,数月前,在高息诱惑下,江苏最贫困县之一的泗洪,几乎家家放贷。

大约今年春节后,当地开始出现月息1毛(10%)的利息,此前,泗洪民间融资市场,利息最高七八分。

张然是当地一家具厂老板,他放贷200多万,月息一毛五。他上线的上线,利息达3毛。这比做什么都赚钱。

快速赚了钱的人们开始买豪车。一时间,泗洪大街涌现出各种豪车,引起社会关注。放高利贷最密集的石集乡,被称为宝马乡。

7月18日,人民银行泗洪支行一名负责信贷的人士称,有很多公职人员参与高利贷

,监管形同虚设。

5月24日,崩盘的情况在石集乡率先爆发。村民们发现联系不到上家了。

一些人为寻找上家采取各种办法,其中不乏违法手段。

泗洪县政府近日成立了规范金融秩序突发事件应急处置小组,试图消除风波。

7月19日,泗洪县政法委书记徐宜军说,泗洪民间融资规模约20亿,随着政府的介入,之前出现的非法融资苗头戛然而止。

一起血案

村民说,有人找到自己的上线后,将人半埋进土里灌辣椒水,逼对方把钱吐出来

7月18日,泗洪县公安局政治处主任姜扩军说,泗洪放高利贷范围较广,若采取强硬措施,恐怕会引起恐慌。目前他们最希望,是让这场高利贷风波软着陆。

调查显示,民间追讨高利贷的恶性事件已有发生。

6月24日晚,4名放高利贷的石集乡村民,找上线要钱后,所乘轿车被追撞,村民吴刚当场死亡,刘彩胜送医院后不治身亡,张守虎重度昏迷,冯雷受重伤。

7月16日,吴刚和刘彩胜的遗体火化。吴刚的妻子蔡红莲认为,丈夫是被人杀害。

据她描述,吴刚放高利贷给陈长兵、戴刚、冯雷等人。他们又将钱放给周计伟。

6月24日晚,陈长兵、戴刚、冯雷接到周计伟说可以还钱。三人通知下家后,一起到周计伟所住小区。

他们敲门后,一个叫孙迎凯的人应门称敲错了,几人离开。随后,陈长兵接到孙的,让在小区外等候。

孙迎凯带人赶到,提出周计伟欠的钱只能先还40%。双方发生争执。争执结束后,陈长兵先开车离开,吴刚开着冯雷的桑塔纳,负责将冯雷以及另两村民刘彩胜、张守虎送回家。还有两人崔某和马某,车坐不下,未上车。

据马某说,吴刚等人离开不久,他看到孙迎凯带人开车追去。他马上打给冯雷,让他们小心,冯雷说:已经来不及了,我们正在逃命。

当晚10时许,在泗洪通往石集乡的公路上,吴刚所开的桑塔纳遭几辆车堵截追撞。

目击者称,一辆车在前面别住桑塔纳,另一车撞上来

,桑塔纳凌空翻起,撞到民房。车内4人被甩在车外。撞车后,肇事车辆掉头就跑。

对于这起事故,泗洪官方称与高利贷无关,称陈长兵等人敲错门,与孙迎凯发生争执,后孙驾车追赶引发惨剧。

7月20日,泗洪县公安局副局长孙建国说,事发后,孙迎凯在宁波自首。泗洪县检察院以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批捕。

蔡红莲说,整起案件泗洪警方只控制了孙迎凯一人。

据石集乡新汴村村民说,近段时间,常有村民在路口堵他们的上线。有村民找到上线后,将人半埋进土里灌辣椒水,逼对方把钱吐出来。

全民放贷

谁不放爪子谁就是愣子村民说,全村95%的人放爪子,没放的人家是确实没钱

吴刚、刘彩胜出事前一个月,是当地高利贷最疯狂时期。

7月18日,人民银行泗洪支行一内部人士称,这是典型的全民放贷行为。

当地人称放贷为放爪子。在吴刚、刘彩胜所在的新汴村和石集村,每村都有95%以上的村民放爪子。

今年38岁的吴刚是名货车司机,春节前一直在外打工。春节后,他发现周围几个放爪子的朋友都有了车。

吴刚的好友陈长兵,比吴刚早两个月放高利贷,两个月内就买了车。

今年4月,吴刚在朋友劝说下也参与进来。以前开过公交车的吴刚人脉广,村里的人都愿把钱交给他拿去放贷。

蔡红莲说,吴刚死前的20多天,总共募集了200多万,分两次交给了陈长兵和戴刚。其中一个开超市的朋友交给他100多万,剩下的都是亲友的钱。

陈长兵给吴刚的月息是2毛1(21%),十天一结利息。

第一个十天利息结清后,吴刚又把一百多万交给陈长兵。而后,陈告诉他,上家周计伟找不到了。

7月16日,吴刚的葬礼上,新汴村村民说,全村95%的人都放爪子,没放的人是家里确实没钱。

谁不放爪子谁就是愣子。吴刚的一名族叔说,高利息让很多人失去理智。

在泗洪当地一个群中,聚集着上百名高利贷三线和四线的人。他们放贷金额从数十万到数百万元不等。

他们的上线,位于二线的人,有十多名,有的身背欠款上亿元,少的也有1000多万。

张然是这个群的群主。他的上线也是他的好朋友。最开始,张然拿出10万元交给朋友并要了5分的利息。

当时,他看到朋友的轿车后备厢里每天都有成捆的钱。

张然说,开始他也担心安全。朋友说,你那点钱就是钱屎,什么时候想要随时还。

张然试着要了几次,果真都能要回。

随后,他把亲友加上自己的全部家当,共200多万交给朋友。其中有姐姐治病的5万元、哥哥从银行贷的数十万元及父母的拆迁款等。这次,他得到月息1毛5。

张然说,他朋友总共背债1000多万元。因下家有人报案朋友已去公安机关自首。最上面的爪王失踪,现在他们都在等消息。

7月18日,一名人民银行泗洪支行负责贷款审核的人士说,这次高利贷风潮,参与者几乎全是泗洪当地人。

泗洪县政法委书记徐宜军说,泗洪跟邻县泗阳经济状况差不多,据银行监测数据,泗洪近段时间银行存款比泗阳少了20亿元。

不过徐宜军强调,这20亿中有15亿-17亿元属民间正常借贷,利息在3分以内,剩下的则涉嫌非法融资。

方式类似传销

利息从上至下层层盘剥。张然的上线利息2毛多,他1毛5,他给亲友则是5分至8分

泗洪的高利贷络,是金字塔结构的。

据张然和蔡红莲说,他们的钱最终汇集到王继闯、石祖维、张善园手中,这些人再把钱交给石国豹。

目前的调查显示,石国豹位于金字塔顶端,王继闯、石祖维、张善园、孙祥、孙飞虎紧随其后,属于二线,他们借贷的金额上亿元。

三线人员当中,有周计伟、冯雷、陈长兵等人,他们借贷数额3000万元左右。

张然和蔡红莲这样的四五线人员,有数百至上千人,他们靠近金字塔底层,借贷额在上百万到四五百万间。

他们之下,则是他们的亲朋好友,有的是同村80%到90%的村民。

近段时间,江苏泗洪县各大银行在广告栏中宣传打击非法融资。

张然说,这种结构很像传销,从上至下的利息层层盘剥。

他的上线利息2毛多,他是1毛5,他再给亲友则是5分至8分

这个借贷络中,几乎全是亲友间的串联。张善园、王继闯、石祖维等人是石国豹的好友。

蔡红莲说,当时人们以能把钱直接贷给二线、三线的人为荣,因为那样利息较高。

7月20日,王继闯的一名下线回忆,今年3月的一天,他跟父亲从多家银行取了90多万元,装在蛇皮袋交给了王继闯。王当时开一辆奥迪A8,把钱放到后座上就走了,没打欠条。

这名年轻人是王继闯的远房亲戚,他家共贷给王300多万。他说,因亲友关系,欠条都是回避的。此外,月息超1毛就不打欠条,若要欠条,对方就不会再收钱。据了解,这成为泗洪高利贷的行规。

因此,张然、吴刚等人手中,没有任何欠条。

张然说,高利贷疯狂的时间集中在3月到5月,那段时间利息飞速攀升。参与放贷的二线和三线人员几乎都买了豪车。一时间,泗洪县城豪车成为一景,宝马、奔驰是最常见的。

张然说,像玛莎拉蒂这样的跑车,石集乡就有三四辆。

豪车之外的行头,还有金项链、金表等,据说是为借贷增加信誉度。

7月20日,泗洪政法委书记徐宜军说,石国豹、王继闯等人都是民间呼声比较高的爪王。目前他们正处于公安机关监控中。县公安局也找他们约谈多次,希望他们先自行还款,逐步瘦身。

民间融资的爪王

在泗洪,贷款最终指向了石国豹等人。石国豹搞房地产开发,最开始便从民间融资

受访的十多名放贷者称,他们的钱最终是给石国豹的。另据泗洪官方称,到后期有人打着石国豹名义聚敛资金。

石国豹所在的石集乡,是泗洪高利贷最为密集的乡镇。

32岁的石国豹,两三年前还是瓦房村的普通农户。如今,三层别墅建在公路边,三个兄弟都住进新房。

据了解,石国豹初中毕业后在家做农活,开过小卖部、面包房。2007年到北京打工,不到一年后回了家。此后,其大哥在村里任小组长。

2009年瓦房村小学搬迁,原校址废弃。石国豹用这片地开发了4栋楼房,卖给乡里的人。

这是石国豹发家的开端,此后,他继续涉足房地产。去年,他又在石集乡粮管所附近开发了一栋楼房。

石国豹最开始的方式

,就是从民间高息融资。2010年下半年,石国豹准备在泗洪拿地,融资规模开始扩大。

而石集乡的民间高利贷也就是从那时开始。

泗洪县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结果公示上显示,2011年4月28日,石国豹的江苏国豹置业以1.6亿竞得64.84亩土地,竞拍保证金为5000万。

在同一公告上,王继闯、孙祥、孙飞虎为股东的江苏恒飞置业以3.32亿竞得144.7亩土地,竞拍保证金9000万。

工商资料显示,江苏恒飞置业于2011年4月成立,当月即拍下土地。

据了解,王继闯27岁、孙祥28岁、孙飞虎26岁,他们发展下线也是通过同龄好友。

那段时间,泗洪石集乡出现80后、90后为主体的民间借贷者,这些年轻人开着豪车,戴着金项链,出入KTV和高档宾馆。

7月20日,王继闯的一名下线说,王当兵复员后在石集乡卖太阳能,去年承包个宾馆。王继闯出手阔绰很出名,年初一朋友结婚,他送了辆奥迪A4。

现年26岁的张善园年初开了泗洪第一家宝马4S店。他也是吸纳高利贷的大户。

据了解,张善园的4S店开业,由县里主要领导剪彩。也就是在这个场合,县委主要负责人称,泗洪县现有1500辆高档轿车。

资金链断裂

石国豹无力开发地产的消息传出,另一方面政府开始打击非法融资,挤兑情况出现,爪王失踪

石国豹等人4月28日竞拍土地的前后,是泗洪当地高利贷最高峰时期。到5月底,则出现了停止付息的情况。

这与石国豹等人竞得两块土地,后又申请解除合同的时间节点相近。

6月28日,是两块地出让金缴付截止日期。6月29日,泗洪国土局在官上公示解除两块地的土地出让合同,理由是无力开发。

7月18日

,泗洪县国土局副局长余东海说,石国豹等人在竞拍土地时符合相关程序,他们提出解除合同申请后,国土局发布了公告。他说

,两块地所缴纳的保证金已被政府暂扣,原因是两家公司涉嫌非法融资。

随后,一些放贷的人得知石国豹等人无力开发的消息,开始索要本金。

另外,从5月23日开始,泗洪县政府在各个乡镇宣传打击非法融资。当地村民称为切爪子行动。

7月16日,一名参与放贷的人士说,所有人都在相同时间要债,出现挤兑后,上线四处躲避,爪王失踪。

泗洪民间流传着石国豹、王继闯、张善园等人携数十亿资金潜逃的消息,一时间人心惶惶。

内部人士称,传言使得石国豹等人丧失信誉。他们带动的高利贷络一下子崩盘。

7月10日,泗洪县政府办的情况说明中说,泗洪存在本地人以开发房地产为名进行的非法集资。

7月16日,张然说,他知道这么高的利息不可能维持长久,甚至用数学公式就能算出高利贷崩盘时间表,但是他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张然原本以为石国豹等会在夏收后再融资一段时间。他把抽身时间表定在秋季。

融资贡献于房地产

泗洪县政法委书记徐宜军称,民间借贷85%是正常的,为泗洪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

7月17日,瓦房村石国豹的邻居称,20天前,石国豹回过一次家,到家不久,后面就追来四五辆车,找他要钱。

十天前,有人给石国豹家门口放了花圈。

7月20日,张善园的宝马4S店大厅里没一辆汽车。当班的侯姓负责人说,近期要债的堵门,生意无法维持。

人民银行泗洪支行一内部人士说,存款减少,从银行贷出去的款收不回来,一下子搞乱了金融秩序。

这位内部人士称,这只能由公安机关处理。但参与放贷的有一批公职人员,甚至有公务员从银行贷款后拿去放贷,公安机关怎么查呢?

这位人士说,今年以来,根据中央调控,各家银行都收紧贷款总量,主要是控制房地产企业。泗洪银行今年贷款数量比去年同期下降近半。

他说,在这个背景下,泗洪的民间高利贷升温。

他透露,泗洪的高利贷风潮已引起央行关注,已责令江苏省分行下派调查组。

近段时间,泗洪县不断下发打击非法融资的通告,督促相关人员到公安局自首。

7月19日,泗洪召开全县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抵制非法集资工作会议,纪委副书记姚海波在会上说,对于已参加或涉及非法集资活动的党政干部职工,要迅速纠正到位,同时还要严格管好家人、亲友、身边人,督促他们不参加非法集资。

7月20日,泗洪县政法委书记徐宜军说,应该看到泗洪85%以上的民间借贷是正常的,并且他们为泗洪的经济发展,特别是房地产市场做出了贡献。

我们公安局现在也可能是违法。泗洪公安局副局长孙建国说,高利贷崩盘后,他们迫于压力对有关人员也进行了一些超常规手段,这么做也没有法律依据,只能重点治乱。

残局难了

泗洪县政法委书记介绍,高利贷不受法律保护,贷款追不回来,只有个人承担损失

据介绍,大约从2000年开始,泗洪的房地产开发开始借助民间融资。

泗洪的房地产企业有300多家。人民银行泗洪支行内部人士说,有些去河南、大连等地开发楼盘的泗洪人,都回老家进行民间融资。

7月20日,泗洪县公安局副局长孙建国说,房地产是泗洪的经济支柱,一段时间内,他们对于民间融资也很困惑。若打击,会破坏经济发展,不打击老百姓反映又很大。

对于民间所指向的爪王石国豹、王继闯、张善园等人,徐宜军说,如今司法机关并未控制这些人。

我们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掌握到他们违法的证据。徐宜军说,政府多次约谈石国豹等人,石都说融资是为了企业需要。

泗洪公安局副局长孙建国说,根据今年1月开始施行的最高法的司法解释:未向社会公开宣传,在亲友或者单位内部针对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不属于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该解释施行后,江苏公安机关控制的500多名涉嫌非法集资并已报批捕的人,全部释放了。

对于如何执法,孙建国表示这个度很难拿捏。他说,目前打击的重点就是以企业为名集资,而后又高消费挥霍的案例。

据孙建国介绍,目前泗洪已查实的非法融资案只一起。由当地人参与的跨国融资诈骗,他们将钱拿到乌干达开赌场,涉案金额1500万。

对于大部分血本无归的人,徐宜军说,高利贷本身不受法律保护,能否追回要看具体案例,追不回来只有个人承担损失。

根据央行2002年颁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地下钱庄及打击高利贷行为的通知》规定:民间个人借贷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但双方协商的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不含浮动)的4倍。超过上述标准的,应界定为高利借贷行为,不受法律保护。

如今的泗洪县大街上,豪车已没有多少。

身边人都这么玩的时候,自己也就会丧失独立判断的能力,心一横,就上了。张然说,身边放贷的人知道自己走在法律边缘,很多人不敢报警,只能四处找上线要债。

张然拿了两次利息,本金不知何时才能要回来。他最怕的是,那些爪王们会把他的钱都挥霍掉。涂重航

孝感市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扬州整形美容
天津市整形外科医院预约挂号
威海整形美容费用
永年县第一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