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州信息网 > 美食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二十三章 过河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8:54

随身带个侏罗纪 第二十三章 过河

徐小燕又回学校背了个小包出来,还把裙子换成了裤子,然后才和燕飞出了县城。

慢慢地,离开大路之后,路上可就没什么人影儿了。

明显的徐小燕这姑娘走着走着,就自己开始疑神疑鬼了:“燕小飞,你晚上经常来回跑,有没有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啊?”

“有啊,遇到的有小偷,还有个是偷油的,你不是都知道吗?那新摩托车的事儿,就是那个偷油的给我送来的,还有把可好看的刀。”

“哎呀!谁问你这个了?”徐小燕往他身边凑了凑,压低了声音。“我是说,你有没有遇到什么鬼啊怪物啊什么的?你没听说过,咱们镇子边上以前出现过妖怪吗?”

夜里面的田野里,除了田间地头水沟里的蛙鸣虫叫,一片静谧,周围的庄稼地随着风还发出梭梭的声音。这姑娘自己说着,也不知道在脑子给自己补充了什么画面,说完赶紧又往燕飞这边凑了凑。

“没有!”燕飞回答的斩钉截铁。

这句话绝对是真的,真的从来没见过什么怪物。

一般都是不小心被别人看见了被人叫怪物。

要是没弄错的话,好像以前镇子边上传说的妖怪,就是咱刚会变大翼龙的时候,练飞行搞出来的。

“真没有啊?”这姑娘还是有点觉得有点害怕,又往这边凑了凑,干脆抓着拉着燕飞的胳膊了。浑然不知自己抓住的这位,才是那个会七十二变的大妖怪。“你经常黑灯瞎火的外边跑,不害怕吗?”

“不怕!”这个回答依旧斩钉截铁。“有什么好怕的啊?

然后心里嘀咕:我绝对没骗人,一般都是别人怕咱。有被吓得给咱“送枪”的,有“送摩托车”的,特别是那个“送摩托车”的偷油贼,都吓成神经病了。

一路上徐小燕没话找话说着,慢慢的也就不害怕了——实在是燕飞太淡定了,这条路差不多哪儿有废弃的兔子洞他都知道,走起来不知道多熟悉了。

走着走着就到河边了。

看着徐小燕在挽裤腿准备趟河,燕飞想了想道:“河里面一高一低的你也不熟悉,我背着你吧!”

“啊?”徐小燕一怔,然后突然脸一红。“好呀,你背的动吗?我可比你还高呢!”

“没事儿,上来吧!”燕飞扎了马步,等着徐小燕上来。等了一会儿看这姑娘还不上来又催促道:“快点呀!”

等徐小燕上来,燕飞鬼使神差地来了一句:“你身子真软!”

这是真心话,特别是背上软绵绵的,他还故意挺了挺身体,觉得挺舒服的。

“你要死啦!”正准备趟河的燕飞也看不清后面徐小燕的脸色,不过身上被拧的倒是挺疼。然后就被吩咐道:“不许说话,赶紧走!”

“拧我干啥?”燕飞不满地抬脚下水,顺着记忆中比较平坦的河道,开始朝前走。

河水哗哗,寂静的夜里就只剩下哗啦啦地蹚水声。

走着走着,徐小燕忽然开口道:“燕小飞,你还记得不记得小时候,你老是一发呆,我就背你回家的事儿吗?”

燕飞:“……”

“说话呀……”

“你不是不让我说吗?”

“你……那我现在让你说了!”

“不记得。我都发呆了怎么会记得,记得也是有时候醒过来,已经在你背上了。”

“不记得拉倒!哼!”

姑娘哼了一声,不准备搭理他了。

只不过刚走两步,又忍不住了:“那你还记得小时候,你把你棉袄里的棉花掏出来,给我塞鞋子吗?”

“忘了。都什么时候的事儿了啊?害我回家挨揍,你还记得怪清楚啊?听着我挨揍你美的不行了吧?”

“是啊!美的很呐……”姑娘幽幽地说道,然后还来了一声长叹。

“就知道你幸灾乐祸!哼!还不是看你脚趾头冻坏了才给你的,真不知道好歹!”燕飞不忿。

“傻瓜……”

“你才傻!”

“你就是大傻瓜!”

“你才是……唉呀,你咬我耳朵干啥,我是我是还不行吗?”燕飞吃疼,喊道。“好了,过来了,下来吧!”

“活该!哼哼,不下,就不下。以前我背你的时候,我就想了,等你能背的动我了,我就让你背着我跑,哼哼,现在被我等到了吧!”这姑娘说着话还在燕飞背上磨牙,不知道这想法都攒了多久了。

燕飞撒腿就跑:“你要不怕墩儿,就别下来吧!”

“啊……”徐小燕被他的猛然加速跑动,下意识的喊了起来。不过很快就变成了咯咯地笑了起来:“跑吧,跑吧,累死你算了……”

“不累!”

“你是牛啊?背个人还不累?”其实燕飞只不过是小跑,在背上的姑娘并不觉得有多颠簸,不然也没有心情这么说。“我以前背你的时候,觉得你就像个小猪死的,死沉死沉的。”

“你又不沉。”燕飞小跑着还能说话,还加了一句:“你身上这么多肉,怎么觉得一点都不沉呢?”

一边说一边耸了耸身体,还下意识地两手抓了两下。

能没肉吗?他背上扛着的地方,手里抓的地方都是姑娘身上肉多的地儿。

“燕小飞,你要死啊!”姑娘像被什么咬了似的尖叫了起来。

“咋了?”

“你……哼!”姑娘哼了一声不搭理他了。

趴在他背上趴了一会儿,又小声道:“累了吗?累了我下来走吧!”

“不累,没事儿!”燕飞放慢了速度,在田间小路上慢慢地走了起来。“你都走这么远路了,肯定累了,我再背会儿。”

“我也不累。就是想让你背着!”姑娘说着话,慢慢地把脑袋低了一下,轻轻地嗅了一下。然后觉得脸太烫了,又把脸贴在了他肩膀上。梦呓一样地嘀咕:“你身上都没怎么出汗啊?”

“那是,我比牛可厉害多了。”燕飞得意洋洋。

我还会变恐龙呢,牛算个啥?再说背个人算啥,能有那禽龙的大腿重吗?

“哼,傻牛,不知道累啊?”

“没听说过吗?没有累死的牛,只有愚死的汉。”燕飞继续显摆。

“笨,歌词都记错了,那叫没有憋死的牛,只有愚死的汉。你就是!哼,迟早看你得笨死!”

“反正就那个意思,谁爱听那软绵绵的歌儿?”

“哼,记不住了就狡辩。我累死你,谁说没有累死的牛,我今天就累死你。”姑娘说着使劲往下压,发现没办法,干脆用下巴压着燕飞的肩膀用力。

“别闹,嘿嘿,你头发都蹭的我痒痒了。”燕飞被她弄的脖子上都不舒服了。

“就闹,累死你累死你。”姑娘说着说着不知道想什么了,忽然脸红了又红。“你知道什么叫只有累死的牛,没有梨坏的地儿不知道?嘻嘻……我给你说了,和我们一起吃饭的那个周蓓蓓,每次说话都特流氓,我们宿舍的人都被她带坏了!”

“不知道,反正背着你累不死我!”燕飞都不知道这姑娘傻乐什么

“所以说你是个小傻瓜。哼哼!”姑娘用鼻音哼哼道,然后挪动了一下身体,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那你就背着我背回家吧,真舒服!”

“嗯!”燕飞嗯了一声,迈开大步朝家里走去。

夜风微微,带来带来田野里的味道,有不知名的花香,在暗夜中浮动。

“燕小飞……”

“嗯,啥事儿?”

“没事儿……”

“……”

“我给你唱首歌吧?”

“嗯!”

“我把我的心交给了你……从此……好好珍藏……”刚小声唱了两句,姑娘忽然顿了一下,然后下面的就没有唱歌词了,只是小声哼哼着。

燕飞毫无察觉地继续走着,走着走着,就觉得背上的姑娘不吭声了。

回头一看,这姑娘脑袋就垂在他肩膀上,月光下白皙的鼻翼微微随着呼吸起伏着,长长的睫毛,随着燕飞的走动,偶尔颤动一下。

原来是已经睡着了。

(未完待续。)【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公众号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客户端!

成都治疗性病方法
来宾治疗妇科费用
泰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成都治疗性病费用
来宾治疗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