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州信息网 > 美食

猎妖高校 第五十四章 小却希

发布时间:2019-10-12 17:46:45

猎妖高校 第五十四章 小却希

正所谓,能够治愈不幸的,只有希望。?随{梦}小◢.1a

因为有这样或那样微小但又很确定的希望,所以郑清渐渐能够对猎赛后出现的那些流言蜚语视若无睹,所以伊莲娜能够毫无畏惧的在下元节闯入阿尔法城堡,所以蒋玉能够坚持在图书馆查阅档案、甚至不惜利用变形术,只为抓获那个伤害小猫的恶徒。

话虽如此,但在年轻的公费生看来,捉拿凶手并不一定要以身做饵——虽然这种方式给人感觉成功的概率更大一点——但其中的风险也更高。

尤其是不久之前,郑清使用变形术之后出现了异况,更令他惴惴不安。

虽然老姚猜测郑清使用变形术时的异状与他那条从实验室逃走的影子有关,但这终究只是猜测。在实验室的报告还没有正式出具之前,任何与之相关的‘线索’都需要格外注意。

比如他之前送给蒋玉的那份变形术笔记。

那份笔记是他每周二接受易教授私人辅导的时候记录的,其中大部分内容都与变形术有关——包括变形术的基本原理与作用机制、常用变形技巧、变形时的相关禁忌、变形药水性状分析、不同药水的使用方式等等——对资深注册巫师,或者高年级精通变形术的巫师们来说,也许这份笔记还显得有些粗略与简易。

但是对于刚刚入学不足半年的一年级新生们来说,这份笔记已经显得弥足珍贵了。

尤其是笔记中还有许多郑清实践后补充的说明,类似‘变猫后遗症’‘服用药剂的口感’‘对变形后是否穿衣服的一点思考’等,更是教授在讲解变形术的时候没有详细涉及的部分,对初学变形术的巫师们来说是非常有趣的补充。

鉴于蒋玉那个冒险的计划,原本郑清以为自己的这份小礼物是一个有益的补充。但随着他第二次变形时出现的异状,年轻的公费生随之不安起来。

毕竟异况出现的缘由还没有查清楚,郑清也不知道那种异况是不是自己修炼变形术有误差导致出了岔子。

所以,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也有提醒蒋玉,在练习变形术的时候需要更加谨慎一点。如果有可能,他更希望蒋玉放弃那个冒险的计划。

……

例会结束后,学生们开始陆陆续续离开教室——老姚更是第一时间便抱着一堆作业本飘然离去——留下的人,大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热烈的议论着什么,弥补今天例会前因为老姚提前出现而缺失的那段时间。

有人走,有人留,还有人则徘徊在走与留之间,不想留下,却又欲走不得。

蒋玉大约就属于这种情况。

看她的模样,已经把书本笔记等收拾妥当,随时可以离开教室了。但是由于某位小女巫不知又犯了什么错,让她被迫留在了原地,开启了‘教育模式’。

“怎么,又在教育小萌啊。”年轻的公费生笑眯眯的凑上前去,斜倚在一张课桌旁,抱着胳膊,打量着眼圈泛红的小女巫,然后转头看向蒋玉,寒暄着。

“她又没有写周记!如果今天不是我检查作业,老姚肯定会扣她学分的!”蒋玉气冲冲的看着李萌,向郑清小声抱怨了一句

“没写作业?”郑清不由挑了挑眉毛,悄悄冲小女巫竖起大拇指——他倒是也不想写那份无聊的作业,只不过他并没有一位当班长的表姐帮忙打掩护。

况且,不写作业对学生来说,属于天然的‘政治不正确’,在蒋玉面前,他还是要保持一个公费生的形象,因而某人的行径必须要批判的“小萌,这可是你的不对了……”

“你叫谁小萌!小萌也是你叫的?!你才小!你哪里都小!小肚鸡肠!小心眼!小眼睛!小不要脸!”虽然眼圈泛红,但小女巫还是一如既往的牙尖嘴利、充满攻击性,听到郑清的调侃之后仿佛炸毛的刺猬一样蹦了起来。

很好,她炸毛的时候似乎忘却了身后还站着一位大佬。

很自然的,她又被自家表姐拎着耳朵收拾了一顿。

郑清嘴角抽了抽,瞟了一下泪眼汪汪的小女巫,非常确定她肯定又在心底记了自己一笔。只不过现在他的主要目的不在小女巫身上,所以最终决定暂且不去头疼这件事,优先处理蒋玉那边的麻烦。

“那件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尝试过变形了吗?”年轻的公费生试着用轻松的口吻说着,为了防止蒋玉没听懂,他还隐晦的提点了一下“笔记好用吗?要不要我帮忙?”

蒋玉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眉眼弯弯,笑道“谢谢……那些资料给我的帮助很大。只不过我还没有开始正式练习变形术呢。”

说话的时候,女巫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晚上保护过自己的那只大黑猫——虽然接触时间不长,而且没有更多交流,但她清晰的感觉到那只黑猫想要隐匿自身的。

所以,只是在心底稍稍犹豫了片刻,年轻的女巫便决定忘记那件事,假装自己还没有练习变形术,同时婉拒了郑清的建议“我还没有开始练习那个魔法呢……如果有需要的话,一定会找你帮忙的。”

言外之意,如果不需要,就不麻烦他了。

站在一旁的李萌似乎已经忘记几分钟前被收拾的事情了。

她悄悄瞄了一眼自家表姐,然后又瞅了瞅旁边的某男巫,不由自主的挺起了胸脯——她是知道自家表姐前两天已经变形过了,而且还在大半夜去外面溜达的好长时间。虽然不知道表姐为什么要骗那个臭小子,但能够与表姐站在一起,拥有某个小秘密,对她来说其他小问题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又瞅了一眼旁边的某男巫,眼神中自然而然流露出几分怜悯,几分窃喜,几分自豪。

郑清当然不会注意到小女巫眼神中流露出的丰富内涵。不过他倒是听懂了蒋玉的言外之意,但他对另一件事更在意“你是说,你还没有练习过变形术?”

年轻的公费生看上去表情有些惊异,表情古怪的重复了一遍“一次都没有完整练习过?”

“没有。”既然已经决定撒谎,蒋玉后面的回答自然就坚定与流利了许多“我打算再过一段时间再开始……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显然,她也注意到了年轻巫师的异常。

“不不不,没有。”郑清含糊的摆摆手,一时间竟忘记了自己来找她的缘故。

亳州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锦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吐鲁番治疗龟头炎费用
亳州牛皮癣
锦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