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商州信息网 > 育儿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低调推进

发布时间:2019-11-26 19:52:21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低调推进

中国需不需要出台一个“马歇尔计划”?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关于新版“马歇尔计划”的讨论开始后就没有停止过。

“马歇尔计划”又名“欧洲复兴计划”,是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对被战争破坏的西欧各国进行经济援助、协助重建的计划。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时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的林毅夫曾在2009年提出一个全球复苏计划即新版“马歇尔计划”,他认为美欧以及日本、中国等国家应该向低收入国家投资,特别是基础设施投资。

在金融危机爆发六年之后,关于新版“马歇尔计划”的讨论开始更多地聚焦在了中国身上。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已经明确提出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倡议。在出席由21世纪经济报道和晨哨主办的“首届中国跨境投资并购峰会”期间,他在发言中说:“我们谈的是中国走出去的问题,怎么走出去,就是中国的‘马歇尔计划’。”

中国现在的情形类似于二战结束后的美国:拥有全球最多的外汇储备,需要输出产能,而彼时的美国拥有全球最多的黄金储备,拥有最大的工业产能。

“无论是否打上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标签,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已经在这么做了。”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在他看来,中国版“马歇尔计划”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除了投资,还包括贸易和人民币国际化。

需要国家层面整体规划

自从中国政府在2001年确定“走出去”战略,鼓励中国企业赴海外投资经营以来,中国的对外投资在过去十几年间实现了快速增长。根据中国商务部公布的数字,2013年,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6个国家和地区的5090家境外企业进行了直接投资,累计实现非金融类直接投资901.7亿美元,同比增长16.8%。

中国在同一时期吸收的外资额为1175.86亿美元。对外投资与利用外资之间的差距正在不断缩小。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在今年1月说:“在这种情况下,不是今年,也可能是明年或者后年,中国的对外投资很快就可能超过利用外资的规模。”在成为资本净输出国之前,中国在年对外投资流量上已经成为全球三大对外投资国之一。

中国“走出去”的时机如今也日趋成熟:在经历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之后,海外资产价格处于低位;中国则已经积累了“走出去”的资金和技术。为了进一步推动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步伐,国家在政策层面出台了简化审批流程和手续,为资金流出提供便利等措施。

“最近我们已经看到国家正在逐步推进这一方面对外投资利好政策的实施。”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Jones Day)并购领域合伙人唐承慧(Jessie Tang)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今年4月8日,国家发改委颁布《境外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办法》即“9号令”,大幅下放管理权限,进一步简化境外投资项目的审批和备案程序,建立以备案制为主的境外投资管理制度。

“中国的对外投资一直以来都有国家政策的驱动。”唐承慧说。在她看来,美国在二战后启动的“马歇尔计划”的确对美国的经济发展和大国地位的巩固做出了重要贡献,最近一段时间关于出台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呼声则反映了中国经济发展到目前的规模和状态必然会涌现的一种战略层面的考虑。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中国可以效仿美国的“马歇尔计划”,通过贷款,以资本输出形态带动商品、劳务、技术和标准“走出去”。他认为从这个意义上说,需要一个国家层面的整体规划,也有必要成立一个“中国国际开发计划署”。

在林毅夫提出的新版“马歇尔计划”中,基础设施建设是核心内容。基础设施投资也被视为拉动世界经济复苏和增长的有效手段。事实上,这也是中国资本“走出去”的重要内容之一。发展中国家长期对基础设施建设保持旺盛的需求,而欧美老化的基础设施也需要新的投资。

“加强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加快同周边国家和区域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是对外开放格局的重要内容。这些战略将具体化为道路、铁路、航运等基础设施领域的联通项目,这将为中国承包工程企业带来巨大的市场机会。”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会长刁春和近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为了落实这些战略,我国政府正在通过专项的优惠贷款、专项基金和组建多边金融机构等方式在融资环节提供切实便利和帮助。

在这一过程中,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以及筹备中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都将在融资方面发挥作用。

今年4月,在老挝总理通邢访华期间,中国和老挝宣布启动两国政府间铁路合作协议。作为泛亚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中老铁路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协商,它将从中国云南出发至老挝首都万象。“这项工程需要很大投资,需要一些时间。我们正在推动此事,两国工作组已经在进行商议。”老挝驻华使馆商务参赞赛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这一项目预计将耗资70亿美元。据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作为政策性银行的中国进出口银行将为这一项目提供融资支持。

为了给亚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融资支持,中国还提出了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提议。按照规划,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注册资本金规模初步考虑为500亿美元,由成员国分期缴纳。中方已经成立了筹建工作组,并计划于今年秋季签署筹建政府间框架备忘录。

据亚洲开发银行统计,2010年至2020年,亚洲各国国内基础设施投资合计约需8万亿美元,另需近3000亿美元用于区域性基础设施建设。“发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在对外投资中的带动作用,有利于实现我国企业‘走出去’的协同效应。”王军说。

地缘布局侧重区域一体化

“中国的地缘布局正在全方位展开。”邵宇说。他进一步解释说,向西是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向东南则是构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并在向更远的非洲和南美区域拓展。他认为,在中国的对外投资活动地图中,区域一体化是重点。

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王受文在4月30日介绍亚太经合组织(APEC)贸易部长会议情况时表示,中国“走出去”的投资70%流向APEC成员经济体,吸引的外资80%来自于APEC成员经济体。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是今年APEC的三大议题之一。

但中国的对外投资并不止于本区域。长期关注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并购活动的唐承慧认为,在“走出去”战略实施十多年来,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实现了三个方面的变化,其中一个变化就是投资目的地也越来越全球化,从原来的投资到非洲、东南亚等不发达国家和地区到现在进一步扩大投资到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及拉美等区域。

另外两个变化分别是投资目标越来越多样化,即从原来的注重资源和原材料、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进一步扩展到投资到各类工业产品、高科技和新能源产业、娱乐文化行业、食品及农业等领域;投资主体的多样化,从原来以大型国有企业作为主要投资主体到目前民营企业及中小型国营企业都加入了海外投资的行列,海外投资已经成为中国企业成长壮大中必然纳入考虑范围且有可能进行实施的一个议题。

“中国企业目前主要从非洲、澳大利亚、加拿大以及拉美地区获取自然资源,从美国、欧洲等先进技术国家获取先进技术以及全球市场资源及分销渠道。”唐承慧说。

在埃塞俄比亚总统穆拉图特肖梅看来,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已经可以被视为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他在今年年初接受《中国》采访时将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在非洲基础设施建设中发挥的作用与美国在二战后通过欧洲复兴发展银行(EBRD)为欧洲提供援助相提并论。“我个人认为这些中国机构在非洲发挥的角色与当年在‘马歇尔计划’下欧洲复兴发展银行在欧洲所做的事情一样。虽然双方没这么说,但在为这些大型项目提供融资上,是一样的。”穆拉图说。

在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中,邵宇认为,政府要在其中发挥作用,同时要借助民间资本力量,以便更好地被外界所接受,他将之总结为“政府行为、民间形式”。

“如果出台这样的国家计划必然会成为对中国对外投资的一种巨大推动力。”唐承慧说。

她认为,如果有国家层面的整体计划或是指导意见来规范中国的对外投资并从国家层面保护中国的对外投资,相对于零散分散的投资方式而言,有可能会收到较好的投资效果。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实施这种国家层面的整体计划也有可能激发投资东道国和被投资目标采取保护性举措,促使东道国的审批部门从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等角度加强审查,从而影响某些具体对外投资项目的顺利进行。

电子产品制造设备
娱乐
生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